首页 > 文化 > 书香陈仓 > 正文

西府窗花

早年间,一到腊月,小城街道就热闹起来了,年货早早摆上街头。在摆放着年画的地摊上,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窗花一沓沓放在地上,鲜丽夺目。这些缤纷多彩的窗花画在一张张裁成方块的白纸上,一般不卖单张,而是十张二十张卖。这种讲究,还得从西府农村特有的房屋结构说起。 

陕西十大怪中的“房子半边盖”,指的就是水向一边流的厦房。相对于房顶中间有一道分水岭,可以两边淌水的大房而言,厦房省工省料,更为经济,是家境贫寒者的首选。只是室内空间较为狭小,除了一盘大炕,就没多少地方了。但不管是气派的大房,还是小巧的厦房,总得留窗户。那时西府农村的厦房装的大多是木格窗,盖房前就已请乡间木匠做好。窗框方方正正,六六三十六个格子,取六六大顺之意。窗格由上下两部分组成,上下各三行十八个格子。这样的窗框不适宜镶嵌玻璃,只宜用白粉连纸糊。可如果全是白纸,白晃晃的有点单调,于是,心灵手巧的大姑娘、小媳妇便画起了窗花,用它来装点土头土脑的厦房。    

腊八过后,离过年越来越近了。父亲盘算着杀掉家里那头养了近一年的大黑猪,母亲准备磨面、蒸年馍。三姐带着四姐也忙开了。她俩进城买回粉连纸,再按窗格大小裁开;然后调好水彩颜料,拉开架势,准备从事女孩子一年里最富有诗情画意、也最富有创造性的工作——画窗花。     晚上,三姐和四姐头挨着头趴在热炕头。她们找出去年的花样,压在一方白纸下,而后再描画出来。这道工序完后就该上色了,家里没有调色盘,三姐便将五颜六色的颜料像挤牙膏一样挤在七八个小碟子里。给花样涂色时,用得最多的是红黄绿三色。三姐涂色自有窍门,她用清水将颜料稀释一下,精心调成深浅不一的色彩,涂出来的色彩分外逼真饱满。因为真实花朵色泽浓淡不一,总有过渡色,这样,她俩画笔下的窗花就格外生动活泼,就像从花枝上刚采摘下来似的鲜嫩。    

这些窗花千姿百态,乡间一年四季盛开的花儿在这喜气洋洋的腊月里一并复活了。看吧,有嫣红夺目的桃花、富丽堂皇的牡丹、妩媚妖娆的月季、可爱乖巧的喇叭花、冷艳清丽的菊花、凌寒傲雪的梅花,还有生动有趣的人物画,如民间广为流传的“二十四孝”故事等。也有套字窗花,即在一朵花旁描有空心字,再用深色颜料涂字,使其更为醒目,这些套字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。一般说来,一格一朵花,一花一个字,这样看起来才匀称漂亮。这些字一般用清奇磊落的梅花陪衬,梅花在那个年代别有意趣,令人不觉想起毛主席诗词名句“梅花欢喜漫天雪,冻死苍蝇未足奇”。    

为营造年节喜庆气氛,有时会在梅花枝头画一只喜鹊,谐音“喜上眉梢”。四姐用黑颜料轻轻涂染喜鹊身子,又不忘留白;眼珠则轻点一笔,这只花喜鹊顿时活了,似乎要扑棱着翅膀从窗户上飞下来。    

新媳妇的窗户挺有讲究,一般要糊成八卦式样。三十六格窗户的四角以大红纸装饰,而后再用红黄绿三色纸两两组合,剪成一对双色三角形配成一小格。中间空格部分,再以热闹喜庆的窗花点缀,红绿相间,特别艳丽。一对红双喜剪纸贴在墙上画龙点睛,炕上摞着两床大红绸缎被子。于是,小小婚房变得红红火火。    

三十六格窗户不能全糊上窗花,必须用白格窗纸衬托。窗户最上一行六格不用糊窗花,而以镂空的剪纸代替,便于通风。这些剪纸工艺复杂,最能看出这家女子的心灵手巧。剪纸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打好腹稿后,直接用剪刀剪出,非技艺高超者不能为之;一种是依样剪出,先把剪纸图样小心粘在一张白纸上,而后靠近煤油灯烘烤片刻,再揭掉图样,没有被熏黑的地方自然成图,依样剪出即可。这样剪出的墨梅最传神,就像元代奇人王冕画出的素梅,清气溢满乾坤。  

有时,还在最上一行窗格空出两格,以备吊挂纸葫芦。那时,母亲坐在炕头,用红黄绿三色彩纸剪出立体感很强的小葫芦,葫芦顶上连一根细线,再把纸葫芦粘贴在窗格上预留的白纸空洞处。风吹来时,纸葫芦就在窗格滴溜溜乱转,非常好看。最下一行窗格,坐在炕头与眼平齐,因此,会留出两个窗格装玻璃,以便透过它观察院子情形。当年,我家院子中间靠西墙垒起一座鸡窝,从这两块小玻璃望出去,鸡窝一目了然。有一次正值半夜,猛听院子的鸡惊叫起来,母亲忙拉亮电灯,我从玻璃看见一只野物飞快地窜向后院。啊,黄鼠狼又来捉鸡了。  

腊月二十九晚上,我们卸下窗户,高高兴兴糊窗花。我的任务是撕掉旧窗花。这时,我往往伸出拳头打烂窗户纸,再撕掉碎纸片,还要用小刀细心刮掉窗框上的干糨糊。这样,糊上的窗花才平平展展。两个姐姐先把辛苦画好的窗花摆在炕上欣赏一番,然后再按顺序贴好。装上焕然一新的窗户后,我们坐在热炕头美滋滋地打量新窗花,嗅着厨房不时飘出的浓郁肉香,心里惬意极了。大年三十我坐在炕头看墙上新贴的年画,忽听窗外有声,透过窗户纸,我看见一只小麻雀正在啄食窗框上的糨糊残渣。当时,我抹多了糨糊,这倒给寒冬觅食的麻雀行了方便。  

那时,一真一假两只小鸟生动在窗户上,窗花上的喜鹊与正在偷吃的麻雀,相映成趣。三姐、四姐和女伴们挨家挨户欣赏窗花,每到一处院落,总要对着窗户评论一番,暗地里比较谁的手更巧,画得最好。    

随着居住环境的日益改善,如今西府农村已很少看见一边淌水的厦房,目之所及都是镶嵌着钛镁合金玻璃窗的高大楼房。三十六格的木窗难觅踪迹,附着其上的窗花渐趋消失。每逢过年,人们至多在玻璃窗上贴一张机制的大红剪纸,虽说大气漂亮,但毕竟缺失了手绘窗花的灵气。十几年前,我还曾在腊月的小城街头看见过花花绿绿的窗花,如今已芳踪难觅。我怀念质朴美好的窗花,那时,鲜红的对联衬着洁白的雪地,满窗的窗花尽情怒放,村里不时响起鞭炮声,伴着孩子们的欢笑声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(孙虎林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窗花 厦房 窗格
来源:宝鸡日报 责任编辑:王莹
0